太初有一(`Δ´)!

关注我的你们是想不做人了吗?
说笑的,欢迎你们!
萌点与雷点全部混乱邪恶,剧情常年高虐不爽不要看
是替身使者哒~
偶尔会更新原创

仿佛水晶堆砌而成的殿堂,装饰着珠宝和鲜花的“宝物”们,摇曳的长发,仿如碧波的明澈眼瞳,少女柔软的身姿轻盈起舞 。

我们没有名字,我们是“爸爸”珍爱的女儿们。

所以不好好磨练自己可不行,不能用最完美的姿态取悦“爸爸”的话,自己就毫无价值。

所以当我们还有价值的时候,“爸爸”就不会抛弃我们,对吗?

外界的一切都和我们没有关系,重要的东西只有“爸爸”就足够了。

墙角的音响传来了女仆长的声音,公馆已经抵挡不住外面的暴徒,请大小姐们自行了断,这是主人——您的“父亲”留下的指示。

好啊,我们顺从地接受了,那就自行了断吧。

换上“爸爸”最喜爱的长裙,挽起“爸爸”最欣赏的发式,将“爸爸”赠与的礼物珍重地捧在手心别在胸口。

少女们的手中传递着晶莹剔透的玻璃瓶,一人一粒地分享了瓶中的“宝石”。

“爸爸”是慈爱的,连这样毫无痛苦的死法都早早地为女儿们考虑到了。

所以,我们最喜欢“爸爸”了。

最初吃下“宝石”的姐姐们,还有最为年幼的妹妹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余下的我们听到了门外的喧闹声。

可不能给“爸爸”蒙羞呢,姐妹们窃窃私语着,完不成“爸爸”的指示,可该如何是好呢?

疑问之后,似乎一瞬间就得到了答案。

姐妹们手挽着手,欢笑着从塔楼的露台上跳了下去。

而后留下来的只有“我”。

露台上的尸山,塔楼下的血海,我所爱的“家族”只留下了我。

只有我,只有我。

被整个世界留下来的只有这一个空荡荡的“我”。

 

对于她来说幸福是什么呢。

从安稳的睡梦中醒来时,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

打开门走下楼梯,两位“兄长”正在起居室等着自己。

红发的兄长会挽起自己的长发,梳成好看的发髻,高大的兄长会端来今日的早饭,沉默地搁在他们三人共用的小矮桌上。

而后或是读书或是谈笑,或是来到钟楼下的广场上沐浴阳光,在傍晚时刻点起炉火,爬到顶楼敲起入夜的钟声,然后在深夜的最后一次巡逻之后互相道个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间安稳地进入梦乡。

今天也是幸福而平静地度过的一天。

这样的梦(幻想)是不可饶恕的吗?

她点起了火,教堂屋瓦上的天使仿佛在哭泣。

这也是她第一次理解到了,心中那种仿佛要将自己拧干的悸动,其名为“悲伤”。

我将钻石埋葬。

老子想写同人写同人,想写原创写原创,想写BL写BL,想写BG写BG,关侬鸟事,日您妈X

审神者病了。

这病来势汹汹,等到本丸所有人都知晓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连坐起身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人类的医院救不了她,因为根本诊断不出是什么样的疾病,没有任何病变,器官却在逐渐衰竭,最后还是本丸的御神刀们和政府的阴阳师合作得出了结论,这是灵力过度消耗的结果,她的灵力之源已经濒临枯竭,任何措施都挽救不了她的性命,只能让她在本丸安度最后的时光。

那一天,还不及二十岁的少女紧紧地攥住了膝丸的手,眼中溢满了一句话。

“我不想死。”

但区区一振付丧神并不能逆天改命左右生死,传说中大典太光世曾经治好了豪姬和鹤龟姬,可人与人并不相同,而他们也没有大典太光世,传说和现实总归仍有差距。

或许她除了等死,别无办法。

“你真的这么以为的吗?”

髭切偏着头问他,而后露齿一笑。

“你等着吧,人类可是很奇特的东西。”

除了等待命运的降临,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膝丸不知道,他未有人身时已经习惯了命运的捉弄,除了接受它,自己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有一日事情迎来了转机。

包丁在马厩里不知道怎么地惹恼了太鼓钟贞宗,小男孩下手没轻没重,直接把挑水用的木桶砸在了包丁的头上,碎掉的木头茬子和铁钉扎得他额头和手上都是血,包丁哭得稀里哗啦地回到了主屋,甩开了想要替他包扎的哥哥们一头冲进了审神者所在的房间。

审神者勉强从被褥上抬起了一只手,苍白得近乎透明的指尖触及了干涸的血痂和伤口,而后用力地将指甲掐了进去。

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流了出来,包丁的哭声都噎在了喉咙里,睁大了眼睛惊慌地看向在一边跪坐着的膝丸。

膝丸赶紧将审神者的手从包丁的额头上拉开,审神者的手指又垂下来勾住了包丁的手腕,然后在小孩子惊恐的眼神下恋恋不舍地放开了。

这双白玉一般的手上沾满了孩童的鲜血,而她像是得到了心爱的衣裙一样无比珍惜地将手贴在了脸上,流着眼泪喃喃自语。

“真好,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呢。”

曾经温婉明媚的少女在此刻转生为罗刹恶鬼。

于是本丸的刀剑们知晓了如何才能让衰竭濒死的她展露笑颜。

开始只是手合时下了重手,伤痕累累地去讨好她,但渐渐的,单纯的淤伤已不能再满足她对生命的渴求,而后伤势演变成了不致命的轻伤和看起来鲜血淋漓的皮肉伤,战场也不再仅限于道场,只要有合适的场合,说不定就会有一场战斗突然爆发。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下手都有分寸,来自于过去的旧恨和在本丸中的新仇几乎是集中在一起喷薄了出来,手入室开始变得人满为患,而当本丸的资源耗尽之后,每一场打斗都几乎是走向生命尽头的倒计时。

膝丸不再离开审神者的房间,他只是打开窗子,让外面的声音尽可能地传进来,让已经无法动弹的审神者躺在床上也能得知外面的声响。

听到了吗,殿下,这就是因您而被疯狂蒙蔽了双眼、对着同伴以命相搏的可悲的我们。

这场闹剧已经不可能再停下了。

髭切打开了房间的大门,把膝丸留在自己房间中的刀扔给了他,而后将审神者抱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

“兄长您要去哪里?”

膝丸捡起了刀,抱着一床毯子赶了出去,一直跟随着髭切来到了一楼的正屋。

“这里的风景可是最好的呢,审神者殿下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一架躺椅支撑着审神者的身躯,让她毫不费力地观察着外面的场景。

外面,啊,已经是一片血与泪的修罗场。

“您满足了吗?”

审神者惨白的脸上露出了几不可见的微笑。

她还不够满足。

于是新一轮的厮杀又开始了,这次膝丸也不得不加入了战场,直到战至最后二人,兄弟再一次刀兵相见。

髭切却没有看他一眼,直接提着尚在滴血的刀走进了主屋。

“您满足了吗?”

审神者的脸呈现着的是病态的酡红,她迷离的眼神越过了源氏兄弟,望向了已经被鲜血浸染的庭院。

“啊,我非常满足。”

“谢谢你们这么努力地,替我活着。”

“是吗。”

髭切也对着她展露了笑容。

“我也非常满足。”

而后他提起刀,砍掉了审神者的头颅,暗红色的血液浸透了龙胆花纹的布料,仿佛罂粟盛开。

膝丸突然感觉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挖去了,空荡荡的却非常轻松。

终于,从命运的枷锁之下解放了。

大家都来买鸭!

笔直如我直男呱:

JOJO的奇妙冒险BGonly全年龄向多cp同人图文合志《corona di fiori》(花冠)一宣

cp23首发
后续详情请关注po主或者cpp主页http://www.allcpp.cn/d/148303.do


staff
主催:王呱

封面画手 @黑壳椰子 

封面设计/内页设计 @水菌_ 

校对:杜若


画/文手 @燃烧的芹菜 

 @好人希格伦 

 @自家房后的菜园子 


画手 @是我备菊哒 

 @肥牛好吃 

 @酥肉一打归 

 @荧辰打火机 

 @Gatto 

 @永久冻土 


文手 @将 

 @苏羽 

 @奈何我圈有高达 

 @太初有一(`Δ´)! 

 @亚里士多德不说话 

爛寫手○子行

她自始至终都是个好脾气的人。

天气好的时候,她就在廊下晒太阳,手里捧着一杯茶,或者捏着砂纸打磨她收集来的刀剑的碎片,最近已经快将一片沉海锈蚀的刀尖磨出了形状。

如果有人和她说“主公把手抬一抬”,她就会搁下手里的东西,而后膝上就多了一个沉甸甸毛茸茸的活物,她捋着毛就能消磨到晚上。

短刀们偷偷搁上自己的脑袋也无妨,她只会笑着捏捏他们的耳垂,轻柔地拍拍他们直到把他们哄睡。

只有一次鲶尾偷来了五虎退极化后的大老虎,她就这么装作不知情地撸了一个钟头,吓得一期一振追着自己两个胁差弟弟打了一个下午,最后整个粟田口一起跪在厨房门口赔罪,她也只是招招手让他们都起来,尝尝她新做的点心。

短刀们开开心心地玩闹着,这件不存在的惊吓事件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这事儿不知道怎么就让宪兵知道了,被拿来上纲上线大书特书,从此她的膝盖上只允许搁着宪兵自己的脑袋,对于一切反对的声音都叫嚣着要让千子村正去全部处决。

千子村正被车轮战打了两天,从此躲在别馆发誓绝不再出来一步,而同样住在别馆的他那些队友们一个比一个还喜欢看戏,恨不得搭个梯子请反对者们翻墙进来打他,蜻蛉切没有办法,只能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本丸的那群祖宗们。

最终看戏都看不下去的ソハヤ装作说漏嘴告诉了她,她才佯装生气,把宪兵晾了整整三天,这事儿终于平静了下去。

只是从此之后,只要宪兵还在本丸,就一定黏着她不放,于是她所溺爱的短刀们和宪兵大人的游击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DHP是由什么构成的呢?

是玫瑰,孤独,以及向死求生的一个吻

DHP就是由这些构成的

P5云玩家的刘皓persona私设

八百年没写过全职了,今天刷P5游戏流程刷high了想到了这玩意儿

考据有,选项多,不保证完全符合

只有备选persona的名称和简单介绍,没有属性耐性和具体技能,如果有其他更好的意见欢迎交流

不过单纯指属性的话,刘皓的主属性应该是暗



选项1:夏洛克(出自于《威尼斯商人》)

犹太商人夏洛克,欧洲文学史上的四大吝啬鬼之一,这个大家应该都了解这边不多赘述


选项2:哈根(出自《尼伯龙根之歌》)

作为齐格飞的挚友,却在最终杀死齐格飞的勃艮第战士,著名的反英雄之一


选项3:拉塔斯托克(出自《散文埃达》)

北欧神话中在世界树上来回奔跑的松鼠,在维德佛尔尼尔(树顶之猎鹰)与尼德霍格(树根之毒龙)间传播流言和诽谤,以挑拨离间和搬弄是非为乐


选项4:赫因泽曼恩Hinzelmann(出自《赫因泽曼恩》)

德国的小孩子家神(人造的精灵和守护者,接近于日本传说中的座敷童子),对信任他的人非常友好甚至无偿付出,但不信任他甚至忽视他的人会招致不幸,这一点是非常接近于我私设中的皓



其他:关于满coop后升级的persona

满coop的persona大多以各神话中的神灵为主,所以这边按照各神话体系进行划分


北欧神话:北欧神话中的选项除上面提到的松鼠之外,相符的神灵有洛基和芬里厄,洛基在P5中已经出现而且我觉得刘皓真还不一定担得起一个主神级别的persona(我是亲妈粉),这边就额外再提一下芬里厄之子,吞食日月的哈提和斯库尔,其名分为意为“厌恶、敌对”和“背叛”。死亡女神海拉(赫尔)在属性上也挨着边,但具体传说差异太大所以不作考虑


斯拉夫神话:主要是岑诺伯格和维切恩亚亚,前者是斯拉夫神话中的“黑神”,是死神,夜神和混乱之神,后者是三卓雅(天空女神)之一,司掌黄昏,因为黄昏是“光暗暧昧不明的时刻”,所以非常擅长谎言


希腊神话:希腊神话中的概念神大多是女神,而且因为神话体系保存良好所以选项非!常!多!比如不义女神阿狄琪亚(Adikia)、冷酷女神阿奈得亚(Anaideia)、欺骗女神阿帕忒(Apate)、妄想女神艾特(Aite)、纷争女神厄里斯(Eris)、劝说和诱惑女神珀伊托(Peitho)、恶德女神卡喀亚(Kakia),男性神灵则有运气和机会之神卡俄茹斯(Caerus)、欺诈之神多洛斯(Dolos)、讽刺之神摩墨斯(Momus)、嫉妒之神菲托努斯(Phthonus)、虚伪诸神帕修多罗古伊(Pseudologoi),真的是庞大的神系啊【望天


其他神话:这边就是私心喜欢的冷门神了,比较繁琐(基本来源于《美国众神》这本书)

Anansi: 安纳西
西非神话中的著名骗子,在传说中骗取了狮子的蛋蛋。不是一个神,但他是天神奈姆的媒介。他是一只蜘蛛,他有时化身为蜘蛛,有时化身为人,还有的时候同时兼有蜘蛛和人的形象。
尽管他很狡诈,但他也是有益的:他教给人类稼穑。有时候他也被看成日月的创造者,甚至是奈姆创造的第一个人。

Baron Samedi: 巴隆.撒麦迪
相关词条是Legba,巴隆.撒麦迪是伏都教的盖迪(死神)。他也是十字路口的引领者,还可以藉由向他祷告来向掌管人命的神求情。

Elegba: 
西非的道路之神和机会之神。他是一个狡诈之神。他踞在十字路口,鼓励人们努力拼搏。在伏都教神话里,他被称为Legba爸爸,但这个版本的Elegba是个老人。

Wisakedjak: 
威士忌.杰克。阿耳冈昆神话里的骗子。他在每个部落神话里的名字都不一样。他很难定义:他既不是神也不是人,既不善良也不邪恶。作为导师,他向人类揭示了危险和荒谬,让人类铭记死亡。在很多地方,他幻化为动物。


来,让我疯一把【主催:你交稿啊!

激情转发本印调,接下来两个月为了商稿我不会再更刀男了,请大家取关吧【nitama

笔直如我直男呱:

一则印量调查
预计在cp23和大家见面的
JOJO的奇幻冒险bg向多cp全年龄 {花}主题图文合志
《corona di fior》
终于有东西可以拿出来做初宣了otz

本合志包含cp如下
安娜徐/1.2.3代夫妇/DHP/康由/露铃/乔尼理那/空条夫妇/茸徐/布特里/定康/吉良忍
内容部分包括原著向和非原著向的架空设定
本开是a5页数和价格因为太多鸽子还不能确定


参本作者有: @荧辰打火机  @燃烧的芹菜  @奈何我圈有高达  @菠萝蜜好吃 爛寫手○子行  Gatto 好人希格伦 亚里士多德不说话    是我备菊哒


太初有一(`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