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有一(`Δ´)!

太初的各作品同人原创作品堆放地
一发完结爱好者,大约都是摸鱼
保证月更除草,产出极杂慎入
原创作品tag:墨绪涅之井

关于夜叉新皮抄袭刀剑乱舞的考据对比

没有做长图,我不会做长图QAQ
文章直接见链接,手机党点开评论即可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7008698486189
主要受害者:蜻蛉切,千子村正,小狐丸
风波边缘躺枪者:长曾祢虎彻,山伏国广
求微博转发谢谢

更新脱水版
https://m.weibo.cn/2049147314/4177717274596297

【刀剑降神】世界观设定

灵感来源于手书MAD《压切长谷部与电脑审神者》
大致是普通人类→刀剑男士的设计
时代设定为近未来,灵力与科技并存的现代社会,为了应对自异时空而来、由怨念驱使的骨骸生物“溯行军”,ZF成立“刀剑特别科”,使人类与刀剑付丧神同调,从而获得能力,斩杀敌军

同调即“降神”,使付丧神的部分意识脱离刀剑本体寄宿于人类,人类为宿主及行动的主导方,付丧神的意识作为第二人格存在,因为并不是每一位人类宿主都意志坚定且惯于征战,于是限制为付丧神有且仅有在“灵衣着装”的状态下才能够拥有宿主的部分控制权,通常状态下只能进行脑内交流(以及利用中枢神经反应折腾宿主,有且不限于眩晕、头痛、恶心、呕吐、耳鸣等)

大多数人类宿主与付丧神属于中度同调状态,高度同调者较少,但也不罕见
中度同调以上的人类宿主外貌会有所改变,主要是发色与瞳色,部分人类会出现不可去除的纹身图案,性格和喜好也会受到付丧神一方的影响
高度同调者则是因为双方性格、思维等高度统一,二者近乎于同一人格,付丧神对人类精神的负面影响近似于无,可以类同于白噪音

同刀派付丧神的人类宿主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同理,有血缘关系的人类宿主的付丧神并不一定属于同一刀派

出于安全考虑,已降神的刀剑男士们大多安排两人一组或六人以下的小队形式统一行动

因为是“人身”与“刀剑”的分开设定,每一位人物都有作为人类的名字与作为刀剑的名字,但人类名字大多已不再使用,互相之间多数以刀剑之名相称

付丧神本身的性格受到原主与世人观念(“念”)的影响,相当于“念”的集合体,也因此出现了集体意识型的付丧神,这一类型的付丧神降神后往往类似于多重人格分裂(精神污染)状态,因此对人类宿主的要求非常高

针对大多数刀剑付丧神的“忠诚”观念,ZF设定了主人——“审神者”,即刀剑男士的负责人与直属上司,人类假名为“介人”
真正的“审神者”,确确实实是一坨电脑

emmm接下来想到什么再补充吧

就是突然很想要一个会画画的亲友
我俩出去约饭,吃完了盘子一推,我在这头讲段子ta在那头画画
我讲完了就去柜台付账,回头ta抱着平板在座位上等我
上面画着刚才那个故事里的孩子

存档与自我督促(刀男同人)

系列文
人非人系列:延续到了江户时代的平安时代,关于继续活下去的N个故事(CS刀全员向和cp向单元剧合集,可能提及TS刀,有婶和死亡情节,目前已确定大纲,未确定结尾)
时狭系列:“垃圾堆小姐”和她一点点捡回来的本丸,关于相遇和重逢的N个故事(非全员cp向单元剧合集,主线虐心虐婶,已确定主线大纲)
降神系列:关于被刀剑付丧神所凭依的现代人类的N个故事(非全员cp向短篇集,有作为人类的名字和一个名义上的男审)

单篇
沙之海:末世沙海设定,人物略黑,什么时候有人猜出cp就写
刀剑乱舞马戏团:织田组中心,正在写

灰色恶魔sideA和sideE已在原址修改重新上传
然后又挂了
世界再见😂

http://96.websozai.jp/touken
还是蛮准的

失眠的时候,闭上眼睛就会看见一片群鸦飞过的灰暗天空
然后就想起了一直相依为命的那两个人,最初和最后的故事
他们因为死亡而相遇,因为死亡而成长,因为死亡而分道扬镳,最终跨越死亡而重逢,却在短暂的平静生活后迎来了真正的不可逆的死亡
我梦见安德烈从战场的尸堆中爬起,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跌进一个弹坑
我梦见威廉端坐在空无一人的礼堂中央,在天明之时扼紧了自己的喉咙
我梦见安德烈抱着Boss从黑塔上一跃而下,咬开了最后一只手雷的拉环
我梦见威廉摘下眼镜链接Eden,演绎了一场烟花一般盛大而绚烂的疯狂
梦里没有须磨姐妹,没有小赫尔,没有式和栞,没有活在猫箱中的弥生和三月,甚至没有曾经继承了他们的维斯佩和玛廷诺克斯
他们搭上了游轮,幸运地驶离了那座梦中的城市
但是总有人不自觉地留了下来
别的世界存在无数个他们,但是他们的故乡和墓地都在那个回不去的雾都之中
睁开眼的时候,他们并肩向我挥手,返回了那无数个世界之中
威廉•安塞尔提着灯在极夜的密林中行走,安德烈亚斯紧紧地跟在他的背后,再也不会离开他一步
或许我怀念的只是那一段曾经全身心为之付出的青春而已

江户城咸鱼文手婶开箱flag:
第一页出千子,蜻村车一辆,奶对哪一个箱子的婶婶可指定play(三观正常无人身伤害)
第一页没出,蜻村或无cp向小甜饼,奶对哪一页出千子的婶可指定剧情(哪怕最后be也可以)
一婶仅有一次选择机会www
(受群里启发,单独押某页某箱还押中的欧皇,我一样给你开车)

9月除草完毕,回去继续写病娇和圣母和懒怂的故事

【昊皓】石板之下,灰色恶魔→Side.E

简而言之,SH石绯paro,就算你们不吃我也要安利《圣战的伊比利亚》
和前篇或许并没有什么关系
Side.E:战五渣恶魔皓x中二病少年昊
A和E并不能代表什么,请自行理解


不要再屏啦!


“你,是恶魔吗?”
刘皓从千年的积尘中抬起头,看向那个向他发问的少年。
少年明显是刚从石洞上面滚下来的,在那之前可能还在树林里跑过很久,衣服被划破了好几道,手和脸上都沾着尘土。
“真是狼狈啊,人类的少年。”
“是你更狼狈吧,石头恶魔。”
少年不服气地反驳。
刘皓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在这个石洞中囚禁了千年,估计自己也不会比这个少年整洁到哪儿去。
“这儿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快回家去吧。”
当然,前提是你还有家可回。
少年明显被他哄小孩儿的语气气到了,捡起一块石头砸在了刘皓的脸旁边。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不是恶魔?”
刘皓几乎无语:“你都这么称呼我了,难道不是已经得出什么结论了吗?”
“那你是恶魔咯?”
“我是啊。”
“那来定契约。”
“哈?”
刘皓试图伸手去捏捏这孩子的脸看他是不是傻了,然而手困在石壁中无法动弹,只能勾长了脖子盯着他。
“你家里人没教过你不要随便和恶魔说‘契约’这个词吗?”
“他们说了。”
“那你还来这儿干什么,叛逆期吗?”
“他们死了。”
“哦,死了啊,节哀。”
人类的脆弱生命对于拥有漫长到无趣的时间的恶魔来说只不过是一瞬而过的微尘,刘皓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是恶魔的话,就能杀掉那些家伙了吧。”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我觉得,复仇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去做比较好哦。”
刘皓直视他的眼睛,缓缓地用言语诱导着涉世未深的少年。
“你看,一个家破人亡的少年潜伏十数年,以复仇者之姿再度于仇敌之前显现,并将所有人一一屠灭,是多么美丽壮阔值得讴歌的英雄史诗。”
少年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恶魔。
“不会是你太弱了吧。”
刘皓的嘴角抽了一下。
“嘛,这个。。。”
“如果你要灵魂啊鲜血啊什么的我全部都会给你,”少年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来不及去找其他的恶魔了,我只和你签约,但我要听你的实话。”
“实话啊,让恶魔讲实话太强人所难了。”
刘皓仰头,从树影间漏下的阳光照不进这个昏暗的洞穴,但外界的声音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身处囚笼,而这个少年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
他长叹了一口气,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我不是长于力量的恶魔,我长于权谋,你的仇我现在报不了。”
“但是如果你愿意等待,我可以用未来百年去折磨他们,让他们和他们的后代活在无法逃脱的人间地狱之中,将他们对你所做的,十倍百倍地还给他们的血裔亲族。”
“这样可以吗?你忍受得了吗?”
“我可以。”
少年斩钉截铁地回答。
“只要你能实现这个约定,让我现在下地狱去都可以。”
刘皓忍不住失笑:“真有意思啊,你这个孩子。”
少年已经无暇再管恶魔说了什么,他划破了手掌,径直地走向了石壁,将鲜血用力地涂抹在石壁上。
“我的名字唐昊,你呢,恶魔?”
“刘皓。”
挣脱了束缚的恶魔弯下腰,平视着他的小主人,而后微微一笑。
“那可不要后悔啊,我的主人。”